沙特欧佩克危如累卵 地缘政治危机已不远

美股行情中心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新浪美股北京时间12日讯 近日,《电讯报》网站刊文指出,伴随石油输出国家组织近5000亿美元的收入灰飞烟灭,而预想中美国页岩油的末日却总不到来,对沙特和海湾成员国的不满正在组织当中持续发酵。

  阿尔及利亚前能源部长艾特劳辛(Nordine Ait-Laoussine)表示,如果欧佩克不愿意保卫油价,而是沦落为沙特追逐自己利益的工具,他的国家就应该重新评估自己的成员国身份。“为什么要继续留在一个已经无法再达到任何目的的组织里?”

  当然,12月4日的欧佩克峰会上,沙特还会尽力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作为组织内地霸权,他们可以持续让原油淹没全球市场,将价格遏制在每桶50美元以下。

  他们可以不顾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阿尔及利亚等国绝望的呼声——这些国家都希望能够协同减产,让市场消化掉每天多出来的200万桶供应量,将油价抬升到75美元附近——但是,这样其实就等于违背了欧佩克保障所有成员国福祉的原则。

  RBC Capital Markets的克罗夫特(Helima Croft)曾任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原油分析师,她指出:“沙特的行为直接损害了组织半数成员的利益,眼下已经将欧佩克带上了悬崖。维也纳完全可能上演一次总爆发。”

油价压力之下,欧佩克面临内部分裂和总摊牌油价压力之下,欧佩克面临内部分裂和总摊牌

  沙特需要欧佩克。他们可以利用这一组织放大自己的权力和影响力,某种程度上就像是德国通过欧盟发声一样。沙特目前掌握实权的强人,二十九岁的副王储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必须小心行事。他或许是继承了祖父沙特(Ibn Saud)国王的坚强冷酷和夸张的野心,但即便如此,他也不能不有所顾忌,在让自己的国家卷入也门的灾难性战争后不久,再在欧佩克内部掀起轩然大波,显然不是明智的做法。克罗夫特解释道:“这可能会强化沙特国内的不满情绪,让人觉得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国际能源署估计,油价崩盘已经导致欧佩克成员的年收入从1万亿美元缩水到了5500亿美元,造成了一场财政危机,而现在财政危机已经持续了足够长的时间,足够成熟,完全可能升级为更大规模的地缘政治危机。

  阿曼(非欧佩克成员)石油部长隆米(Mohammed Bin Hamad Al Rumhy)批评说,沙特集团已经落入了自己设下的陷阱——事实上,许多沙特人自己也这么看。隆米指出:“如果你每天往市场上销售100万桶多余的原油,那你其实就是在破坏市场。我们都感受到了这种痛苦,大家谈论起来,好像是遭受了什么天降横祸。算了吧,我可不会这么想,要我说,这就是我们自作自受。”

  沙特宣称,他们只是按照最基本的规则行事,让市场来决定价格,听了这样的话,只要是在石油市场上打过几年滚的人都会暗自发笑。如果他们真的能够成功挤走其他玩家的话,这个石油卡特尔肯定会飞快改弦更张的——这谁都会想得到。

眼下的局面显然是沙特当初也不曾想到的眼下的局面显然是沙特当初也不曾想到的

  当前的消耗战中,美国的页岩油日子确实不好过。4月以来,美国的日产出已经减少了50万桶,但是10月时,下滑速度已经减缓到了4万桶。当前的日产量为910万桶,和去年价格战开始时大致相当。

  国际能源署指出,当初沙特认为页岩油行业会迅速倒下,市场会迅速平衡的想法已经被证明是一厢情愿。事实上,页岩油的生产成本也在飞速降低。

  当然,页岩油的高产井也不是无穷无尽的,他们的对冲合约也在飞速消耗。美国能源部门预计,页岩油日产量明年还将缩减60万桶——但是,这距离崩溃还远得很。

  反正,正如克罗夫特所说,欧佩克暂时是别想找回他们那失去的近5000亿美元了。“沙特心中的胜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他们真的能够再忍受一年吗?”

  欧佩克当然可以将一些债台高筑的美国页岩油公司逼到破产,但是并不能消灭掉整个美国页岩行业。他们的基础设施和技术都不会消失。更强大的玩家将会入场。一旦油价接近60美元,产出就将迅速反弹。

  尽管国际能源署本周警告说,一旦欧佩克扫清所有对手,他们就会重获1970年代的强势,但更可能发生的一幕却是,一旦油价反弹,页岩油就光速入场,在未来若干年中持续对欧佩克进行这种“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骚扰,让他们始终无法如愿。

  已知的是,欧佩克的压力已经导致2000亿美元的上游石油投资流产,主要集中在远海、加拿大油砂和北极项目当中。在较为远期的未来,这确实会起到削弱供应的作用,但那已经完全是另一个故事了。

  沙特现在确实拿回了一些市场份额,但绝非全无代价,在利雅得,已经有许多声音公开质疑掌管着国家的全新团队,认为他们根本没有想清楚得失。尽管这个半岛王国口袋里有有很多钱,但再多也不是无穷无尽。科威特、卡塔尔和阿联酋的人均外汇储备都比沙特高三倍。

  他们已经被标准普尔将主权信用评级调降到了A+,年度赤字达到1000万美元,不得不动用自己的外汇储备,现在眼睛还盯上了全球债券市场。

  财政紧缩终于到来,而这令人不快的冲击显然是不在最初计划内的。萨勒曼国王颁下密令,冻结了政府任何新增人手的安排,停止了租用房产和购买汽车,还列出了一长串的项目停工清单。沙特政府已经不得不削减各种社会福利和补贴,而后者可是用来收买国民,换取他们不走上街头的。

  沙特要在中东支撑一个联盟,要支持埃及,还要应付西奈半岛的“伊斯兰国”力量。8月间,一股“伊斯兰国”武装在开罗市郊抓住了一名克罗地亚工程师,并将其斩首,而俄罗斯客机爆炸还是之后的事情。

  “伊斯兰国”不但在利比亚建立了战线,还对阿尔及利亚发起了袭击,阿尔及利亚的旧政权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了,全靠着石油和天然气收入编织的社会福利网来支撑。

伊拉克工人正在检查设备,这个国家危如累卵伊拉克工人正在检查设备,这个国家危如累卵

  伊拉克正在以创纪录的速度开采和销售原油,可即便如此,他们的经济还是陷入了危机,预算赤字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23%。公共部门即将降薪。2016年的紧缩预算是以每桶45美元的油价为前提编制的,而不是去年的80美元,这份预算已经掀起了一场政治风暴。

  政府已经削减了提供给“人民动员”民兵组织的资金,而这些民兵是抵抗“伊斯兰国”的重要力量。战争研究所的马丁(Patrick Martin)指出:“伊拉克政府正面对着重大的挑战。预算危机使得他们面对当前局面焦头烂额。”

  克罗夫特指出,“伊斯兰国”现在已经迫近巴士拉附近的石油生产基地,上个月还在祖拜尔一处市场上进行了汽车炸弹袭击。他们显然有能力攻击能源目标,而且也有充分的动机去这样做,因为原油正是他们重要的经费来源。

  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已经证明,他们完全可能做出令世人瞠目的事情来。两年前,他们曾经袭击阿尔及利亚的一处天然气田,杀害了约四十名人质。“伊斯兰国”的各种变种也是无孔不入。

沙特的石油要害显然是恐怖分子不会放过的目标沙特的石油要害显然是恐怖分子不会放过的目标

  “我们依然担心他们最终会将目标设定在大油田。这是显而易见的选择,而现在,市场对所有这些地缘政治风险都没有充分重视。”克劳夫特如是说。

  沙特阿拉伯自身也是脆弱的。单单5月以来,该国就已经发生了五起与“伊斯兰国”有关的恐怖行动。其中一次,阿巴奇克的大炼油厂成为了目标,这里密集的管道简直像是在邀请石油世界的破坏者们。

  总而言之,在这块高度敏感,已经在同时燃烧着四场内战战火的土地上,如果沙特风险巨大的原油策略再把他们自己炸得粉身碎骨,才是最具有讽刺意味,同时也是最可怕的一幕。如果全球原油市场继续保持这样的局面,这一幕绝非不可能发生。(子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