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中东预期之外的世纪挑战

美股行情中心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11日,economonitor.com网站刊文介绍说,关于中东和当地的石油,曾经长期担任迪拜酋长、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总理,业已谢世的马克图姆(Sheikh Rashid Bin Saed Al Maktoum)曾有一段名言:

  “我的祖父骑骆驼,我的父亲骑骆驼,我开梅塞德斯,我的儿子开路虎,他的儿子可能会开路虎,也可能会骑骆驼。”

  这是非常冷静的提醒,能够让人更加清楚地意识到石油资源的有限特性。由此,这位酋长也等于提出了必须谨慎,必须考虑如何转型的建议。在迪拜,对于以石油为基础的经济进行改造的进程尚未结束,他们又不得不面对另外一个自己或许并未有过准备的挑战了:气候变化。

  根据麻省理工学院的一次研究,波斯湾附近大部分地区到本世纪末都将变得不适宜人类居住。温室气体按照当前的速度持续在大气层聚集,会让温度周期性地达到无法忍受的水平,并让极端热浪发生得更加频繁,变得更加严酷。在科威特城、多哈和其他一些地方,夏季温度将频繁达到60摄氏度的水平,而极端热浪情况下甚至将超过75度。

  温度的急剧升高将成为当地下一代人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但他们的麻烦还不止于此,水、食物,以及安全等要素都会在不远的将来重塑这一地区。当地人口在未来将会不断膨胀,而到2040年,波斯湾地区的用水量将会增长一倍,甚至两倍。

  人们生活受到的影响容易理解,但是当地至关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受到的影响就要隐蔽得多了。虽然温度的上升对于勘探和生产不造成直接影响,但必然会使得这些工作耗费的时间和金钱大幅度增加。与此同时,未来的需求情况以及全球减排行动的开展情况也都将令这些行业的前景变数多多。

  考虑到当地经济对碳氢化合物生产的高度依赖,波斯湾诸国对于可更新能源开发、绿色技术或者是多国气候条约等等注定不可能有什么热情。可是,日益严重的气候压力之下,这些国家也很难做到无动于衷了。对于替代能源,他们即便不甘愿,也不得不迈出前进的脚步。变化正在到来,尽管是缓慢而不连贯的。

  沙特阿拉伯应该算在落后者的行列当中。该国既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输出国,也是海湾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可是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向联合国[微博]气候大会递交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DC)——尽管伊拉克、科威特和卡塔尔也是一样。这个海湾王国的2013路线图确实描绘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要在2032年前建设54千兆瓦可更新能源产能(主要是太阳能),但在现实当中,人们看到的行动却是充满了拖拉和投资管理不当,他们目前的太阳能产能只有50兆瓦左右。

  其他海湾国家的情况也大体相似。卡塔尔预计将在2016年建成第一个太阳能电厂(15兆瓦),并扩张自己已有的光能制造业,但是迄今为止的表现远远落后于计划。科威特也是最初雄心勃勃,然后行动严重滞后,他们的2千兆瓦可更新能源计划的70兆瓦第一阶段预计要到2017年底才能完成。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或许算是他们当中最先进的,目前已经有超过100兆瓦太阳能产能在运转当中。这个国家已经在10月下旬递交了自主贡献预案,打算在2021年前将清洁能源所占比例提升到24%,而去年,这一数字还只有0.2%。迪拜发展迅速的太阳能市场去年出现了创纪录的低投标价格,意味着这一能源已经在补贴丰厚的传统能源之间获得了属于自己的一块地盘,不过迪拜这种相对稳定的商业气候在其他国家并不是那么容易复制的。

  诚然,海湾国家的绿色项目其实是出自并不怎么绿色的动机;飞速增长的国内消耗量——很大程度上都是为了制冷需求——可能会使得这些石油出口国在未来不远的一天变成进口国。以可更新能源来满足国内需求,就可以腾出石油来出口,减轻政府可能受到的任何潜在压力。

  关于当地气候的这次研究,其实以前也有类似的结论,但是眼下,留给海湾国家的时间确实不多了。想要对这些挑战做出尽可能快速的应对,他们必须拿出前所未见的经济和政治勇气;或许,他们还有这个潜力。(子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