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筑墙 普京建造经济孤立主义俄罗斯要塞

美股行情中心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11月5日,彭博视点发文表示,西方经济制裁到底给俄罗斯造成了多大的困难,这是很难去量化的。毕竟,该国现在的经济困境几乎完全都是由原油价格的暴跌导致的,后者两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货币贬值和利率飞涨。只不过,制裁确实加重了克里姆林宫的原本就存在的偏执倾向,使俄国经济更加彻底地圈在了专制防御城墙之中。

  从1月到9月,俄罗斯的出口下滑了31.9%,进口下滑了38.8%。不必说,这种外贸的缩水应该和卢布贬值有很大关系,但是与此同时,自我孤立也是个不容忽视的要素。单边贸易限制就是普京总统自我孤立政策的体现之一,对那些参与制裁俄罗斯的国家输出的食品,他也发布了报复性的,同时也是效用值得怀疑的禁制令。此外,日益严格的金融封锁,无疑也是极为清楚的证据。

  从很多角度看来,普京的贸易报复措施都失败了。8月间的一份政府报告显示,尽管在外贸的下滑当中,食品进口的减少确实起到了不成比例的作用,但是俄罗斯的出产却无法立即填补市场的缺口,结果导致了价格迅速上涨,也刺激了人们各种突破禁制令的尝试。比如,白俄罗斯进口的欧盟牛奶和奶油2014年居然戏剧性地增长了573%之多,不必说,突然多出来的那些大部分都流向了俄罗斯。同样奇妙的是,身为内陆国家的白俄罗斯突然变成了一个鱼类出口大国。在方程式的另外一端,欧盟的农业出口还在持续增长,似乎俄罗斯市场根本就不曾存在过一样,比如波兰的农业出口2014年增长了7.1%,2015年上半年又增长了6.4%。

  不过,这些灾难性的失败并没有让克里姆林宫感到沮丧,他们又在其他市场上开始了新的尝试。从2016年1月1日开始,俄罗斯各政府机构在购买外国软件之前必须设法证明自己真正需要。另外一条政令则明确规定,只有在没有相应的俄罗斯产品选择时,才允许购买外国软件。这样的做法是出于奇特的混合动机,一方面是害怕西方国家通过办公软件和企业资源规划系统来监视俄国,一方面是一厢情愿地相信隔绝竞争就可以刺激本国产品的发展。俄罗斯最大的外国商业游说团体欧洲商会最近已经向俄国政府递交了一封信件,表示担心西方企业恐怕无法在这样的条件下继续在俄罗斯经营下去。

  不过,这些拙劣的贸易限制还只是故事的一部分。根据俄罗斯央行[微博]的数据,曾经在很长时间内都是净债务人的俄罗斯私营部门,最近已经变成了净债权人,全世界欠他们7300万美元。

俄罗斯私营部门终于可以“自给自足”了俄罗斯私营部门终于可以“自给自足”了

  俄罗斯央行的所谓“私营部门”,里面包括了那些国家控制的大型企业,比如联邦储蓄银行、外贸银行、俄罗斯石油和俄罗斯天然气等,都因为西方的金融制裁而受到了冲击,不过,这一定义之下同样也包括那些真正的私营企业,对于他们而言,西方的资金变数太多,而且也太昂贵了。由于各种限制,同时也因为汇率的变化,这些私营企业现在都在尽力偿还外债,吃进外国资产。

  与此同时,有两大潮流已经变得非常明显了:一是央行外汇储备的迅速缩水,一是资本的大规模外逃。3月间,俄国的储备跌到了3505亿美元的谷底,较2014年年初减少了1600亿美元以上。同样在这十五个月之内,有1850亿美元资本逃离俄罗斯。在资产与负债达成平衡后,这两趋势才走向疲软。目前,俄国的外汇储备回升到3746亿美元,4月到9月的资本外逃也只有70亿美元。

  对于俄罗斯的外汇储备来说,这当然是个好消息,现在财政部门都小心翼翼,宁可选择卢布贬值也不希望在石油收入缩水的时候动用它。不过,这同时也意味着俄罗斯彻底森严壁垒地将自己包围了起来。企业已经停止到国外寻找廉价的资源为国内投资了,从1月到9月,投资下滑了5.8%。同时,这些企业也停止了走出俄罗斯国门的步伐。

  与此同时,俄罗斯政府正在采取特别手段遏制资本的非法外流。本周,莫斯科警方拘捕了银行家格里高利耶夫(Alexander Grigoryev)——他正在一家餐厅与女友共进晚餐时,特警队来到了身边。格里高利耶夫被指控在三年时间中非法将500亿美元资金转移到境外。这些资金据指称大多数都流向了摩尔多瓦和波罗的海诸国。为了这一目的专门建立的俄国企业为这些国家企业的债务提供担保。接下来企业违约,特意安排的所谓债权人在摩尔多瓦、立陶宛和爱沙尼亚上告法庭,于是法庭的裁决成为了资金离开俄罗斯的合法通行证。

  这种手段的耍弄其实已经有些时间了,至少不会晚于2011年,但是取缔却只是现在才开始,因为政府真的开始感到了威胁,感到了将资金留在俄罗斯要塞内的紧迫性。

  误入歧途的保护主义、怀恨与报复、对间谍活动的恐惧、旨在做到外部风险最小化的金融管理,以及严苛的警察行为等等奇妙地混合在一起,便是俄罗斯执行的孤立主义经济政策。不过,这样的政策确实又是有协调一致和彼此配合的一面的,正与铺天盖地的宣传一起,在俄国人头脑当中制造他们被充满敌意的世界包围的错觉。说起来,想要了解普京对从经济到地缘政治等等所有问题的看法,眼下的这一幕就是最好的切入点。俄罗斯堡垒的蓝图出自普京,而为其埋单的,却是生活水准不断下降的俄罗斯人民,他们的可任意支配收入今年1月到9月间减少了3.3%,好在至少到现在,他们对这个疯狂建筑内的日子还没有感到特别不满。(子衿)